沙漠中的一口井。

致一颗星(1)


可爱的星啊,你高高地照临黑鬽鬽的大地。”

 

杨乐天想起那场大雨,被他哥们韩韬描绘地有声有色的那场雨。

 

他还记得韩韬穿着一件灰大衣,黑色的头发顺服地低垂到细细弯弯的眼眉。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种迷离的却愈发明亮的光芒,穿过喧嚣的雨巷,蜿蜒过千万行人急促的步履,变得越来越低沉。他湿漉漉的头靠在湿漉漉的墙角,湿漉漉的眼睛叙述着湿漉漉的话语,湿漉漉的手点了一根湿漉漉的烟,而那湿漉漉的苦涩让杨乐天沉入湿漉漉的怀抱。本可以星火燎原的热情变成湿漉漉的梦幻,到最后竟化为了梁间温柔的呢喃。他靠在他的怀里,本来巧舌如簧的嘴巴却做不到一张一合,那人用染着淡淡烟味的手轻揉他的头发,恍然间他看到夜色中正嵌着一颗星。

 

真不像他。

 

 

拥挤的人像沙丁鱼罐头,随着列车哐当哐当地跳跃。风被挡在车窗外,失去了跳跃的能力,于是闷热与干燥便不安分地活动起来。

 

未干的墨水像是生了锈,变成一把生涩的剑,阻断了车厢内呛人的劣质烟味儿。“越锋利越好“,杨乐天一边在颠簸中写着信一边想到,”最好锋利得刺透吸烟者的手,让他如千刀万剐继而鲜血淋漓。”他低垂着眼眉写着情话,用沾了墨迹的手指摩挲冰凉的鼻头,然后握着笔的手突然停下来,将散发着一股浓弄墨水味儿的信纸揉成一团,随意地扔进大衣的口袋里,又重新提笔:

 

致一颗星:

我承认把你比作一颗星听起来蠢得不得了,我想啊你一定会点一支烟,笑着摇头接受这个奇怪的称谓。我们才分离短短一天,我却体会着度日如年的滋味。

不好受。

这是煎熬,做法像是腾馒头,只不过换成了把我的心蒸熟,让它在牢笼里炽热地挣扎,将悲伤膨胀,再次取出的时候就变成了死沉沉的绝望。

我承认我想你,犹如濒死的鱼,张着干裂的唇。

车正经过崎岖的峡谷,旁边有个讨厌的烟鬼正在抽劣质烟,我便想起你身上那股淡淡的烟味,迷人的气息。

但愿你的目的地能带给你一个好天气,我倒是没有这个运气。天空阴沉沉的,不久将雨。我如此的飘忽不定,好似在追逐着天气的瞬息万变。所有的阴差阳错我们都不能早早料到,一想到此我便忧愁。如今只有期许着命运女神的垂青,将分开来的你我联系在一起。我仍在努力说服我那固执的母亲,尽管效果甚微,她常常是闭门不出,不想见我。

我此刻的忧郁,想必只有你才能了解与体会吧。我好比岸边的芦苇,被狂风扼住了喉咙。

另:那个讨厌鬼竟然还在抽烟,没完没了,讨厌极了。

 

我心将雨,我的朋友。

 

 

他写到这皱了皱眉,盯着信纸像是在看桌子上粘着的口香糖。最后却神色认真地写下落款。

 

乐天。

 

车窗敞开着,一股凉风钻进来。然后那散发着墨水味的刚刚写好的思念像是蒲公英的种子,尚未找到落脚处,便被风夹杂着带进山谷。杨乐天慌乱中起身去追,碰洒的可乐溅了对面旅客一身。他狼狈地道歉,余光里看着信纸在空中旋转着消失不见。一切安静下来后,还剩大半的墨水瓶被扔进垃圾桶,似乎一切还和当初一样。

什么都没了。


TBC.


评论(1)
热度(1)

© 153 sonne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