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的一口井。

【团兵】夏天黄昏的墓园 (二)

 

他心地善良,而又慈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位绅士——埃尔文先生,他得体的服饰或是倾吐出的完美措辞都展现出迷人的风韵。我保证你见到他便会想起希腊神话中的某个英雄,甚至于迫不及待地为他吟诵一首十四行诗。这人虽然没有什么强健的肌肉,或许也不会像个战士似献出自己的血肉之躯——他可没那么愚蠢。可是抬头瞧瞧他那头美丽的服帖的金发吧——简直让人着魔。想想,这摸样就像是刚从理发馆走出来的孩子,头发被理发师打理得一丝不苟、惹人喜爱。但你却绝不会像孩子的母亲似的走上前整理那些柔软的胎发,让它们尽可能蓬松一些。因为这男人会在一开始便跟你划清界限。这感觉像是一种极具威力的警告,并会无言地缠上你砰砰直跳的心脏,牢牢地将你俘获。注意,千万不能与他的双眼对视,否则......(字迹被一片蓝墨水覆盖而渲染不清)


总之,切记:万万不能对他放松警惕。要知道,这些浮华外表犹如刀尖蜜饯,若是在第一步上就栽了跟头,注定万劫不复。你要屏住呼吸,把脚步放轻,顺从着那诱人的甜蜜气息,慢慢挪移身子。他是藏在角落里的一条蛇,危险而又诡计多端。时机一到,这人便会咬住你的脖颈,毫不留情地——他将露出獠牙。


又及:最为致命的错误是......


                                                                          ——利威尔未寄出的信件

                                                                                               xxxx年xx月




埃尔文乐于倾听和观察。这习惯应该是他无意间养成的—— 一个人总呆在小屋里,难免需要给自己找些乐子以供打发时间。他常常是泡着一杯热茶,喉咙满足地得到沁润后便合上双眼,竖起耳朵细细地探寻着一丝一毫的响动。他把这种有趣的活动戏称为:无知的狩猎。


失去了视觉的世界一片黑暗,这使埃尔文感到些许不适。每到此时,他的脑海中便会浮现出一片摇曳的烛光,划破压抑与低沉。这是一种奇特的现象,但又不能一味归为臆想。蜡烛本身在他的头脑中的形象显得异常清晰,那些颜色凸显出物体的立体感,无形地让他认为这是真实的。然而任何带有蒙蔽性质的现象都有缺陷可言,仔细观察一番便可察觉出不同,也许这种蛛丝马迹十分微小,但只要结合生活的经验,并加上自身的感官便可发觉。埃尔文发现,头脑中的蜡烛是无味的,并且它还没有灼热感——毕竟屋中还是微凉而湿润的,他发冷,想靠近蜡烛,却感受不到光明或是温暖的气味。一旦他发觉这一切,便会得知这只是一场骗局,头脑中闪现的蜡烛景象便也随之消失在记忆的巢穴中。到这工夫,他会感到头晕,有着一股消毒水味儿的身影用宽厚的嘴唇告诉他:这是心理作祟。于是他尽量让自己感受平静,想象自己正在花园中聆听蝴蝶双翅的声响。这办法果然有效,度过这一时期后埃尔文便进入一种虚无的状态,身子悬空,意识也被吞噬,似乎只剩双耳存在于此。在一片空灵中,他隐隐感到,曾有一段往事隐埋在深渊中,沉重却不伤感。他感到自己身体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并蕴含着自信甚至狂妄。这种想法使他感到恐惧,却又无可奈何地怂恿自己接受。


啊,恐惧是罪恶又是缺陷,有时是把钥匙。他不禁这么想到。


这是神奇的心灵体验,他长久地如此操纵自己开启它,久而久之地便能轻易辨认出来者的身份,甚至是目的。比如说米旭诺太太的脚步总是怯怯地响几声,便一动不动。她总是发出一股苍老的,疲惫不堪的气味,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廉价的善良与讨好,就像刺鼻的塑料味儿。而前来乞讨的醉翁就更不必去回忆了,那简直是最肮脏的感受,远远就能分辨出来。埃尔文这里很少来小孩子,这是桩怪事,不过那些缠人的小家伙不来或许更妙一些。


此刻,埃尔文能感受到邻居的惊恐。这感觉再明了不过。但这也让他没由来得感到烦躁。每当进行这种心灵体验,也就是“无知的狩猎”时,他的情绪总会飘忽不定一阵。尤其是他正沉浸在给露西小姐回信这种满足之时,被人打断的愤恼难以言喻。尽管如此,他还是披上那件又厚又丑的深棕色大衣,打开了门。


然而眼前的情形确实让埃尔文倍感失望——一个满身酒味,酸溜溜的大汉正神志不清地倚在门上,那人满脸通红,像是沸腾的水,还在往上增温哩。他满嘴胡言乱语,显然酒精已破坏了他的思维功能。而米旭诺太太就是被这个家伙吓得尖声呼喊。


埃尔文感到无趣,换做从前,他说不定会给醉汉几枚硬币,诱哄其走人。然而今天,他却下意识地把所有的烦躁嫁祸与这人身上,甚至产生了一些恶毒的想法。他抽身拿起门旁的雨伞,朝男人裸露在外的铜红色皮肤砍去,这股力量随风通向他恶毒的来源者,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与效率击溃了醉汉。米旭诺太太早就逃之夭夭,埃尔文关上门,回到了温暖的卧室中。


他希望这还会是美妙的一天。



TBC.



神志不清的产物。




评论(5)
热度(6)

© 153 sonne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