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的一口井。

【团兵】夏天黄昏的墓园(一)


亲爱的埃尔文先生:

你好!

你也许会感到惊讶,这当然很正常。任何人收到一位陌生人的来信都会有这种反应。

上个星期天我在花园中消磨着愉快的下午茶时间时,在一本杂志中看到了你的文章。我着实认为不应该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你的文章读来轻盈而流畅,优美却精练的语言中渗透着最理智的思维,当然,我更喜欢你那惹人喜爱的幽默感。我发誓,这辈子我没有如此的赞美过任何一个人,但你却真正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正因如此,我便迫不及待的给你写了封信——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封。关于你的地址,我稍稍用了些手段得到了它,当然这并无任何冒犯之意,也绝不会侵犯到你的利益。这仅仅出于我急切心情的驱使。

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亲爱的先生。

期待着你的回信。

                                                                      一位被你所吸引的小姐:露西

                                                                 

                                                                                                            1990.6.10

 

 

埃尔文小口饮着热乎乎的茶,仔细的看着这封特别的信件。距离收到它已过了三个钟头的时间。这是个普通的早晨,跟往常一样,埃尔文在八点左右穿着那件柔软的金色毛衣,顺着葱葱茏茏的绿色叶子的影子,陷入后花园的阳光中,让清新宜人的空气流入肺部。就在这时,隔壁的米旭诺太太敲响了他的门,递给他这封奇怪而唐突的信。若不是她出门时碰巧看到孤零零躺在地上的信封,并好心地送过来,埃尔文不住想着,恐怕这封信早已被某辆汽车毫不留情地碾碎了。

 

这突如其来的小东西确实让他吃了一惊。埃尔文至今已活了三十多年,却从没有收到过如此美妙而热烈的赞扬。他的性格随和而宽容,很少发脾气,正直又坚毅,又多少有些憨厚,平生一直像块不起眼的石子默默无闻。同时他的身体还有着不少令人困扰的毛病,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正是为了调养身体才选择了这个环境优美的小村庄居住下来。这里有湛蓝的天空,悠闲的羊群,朴实的朋友们还有那惹人喜爱的流淌过家门的小河。他运用自己的勤劳与智慧把小屋装饰的充满了温情。他还添置了一个书架,习惯每晚点着小小的灯坐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看书。这样恬静的日子久了,他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记录下来。这时的埃尔文,全身散发出大栗树、覆盆果和蒿草叶的芳香。而就在一个月前,他给杂志社投的一篇稿子竟被采纳并刊登了。可他并没想到的是,这会让他结识一位倾慕他的姑娘。

 

埃尔文逐字逐句的看完这封信后,他承认自己全身上下感到一种满足的快感,这或许是可耻的俗不可耐的虚荣心的体现。但这至少表明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这信纸的材质十分精美,厚实而光滑。纸张中似乎还散发着一股玫瑰花的芳香。每一个字母都优美地在纸张上舒展着身体,且舞姿张弛有力。埃尔文不禁揣摩起这位神秘小姐:她应该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并且受着良好的教育。她或许有着一头金发和一双迷人的眼睛。而在写信前,她一定侍弄过花园中可爱的玫瑰小姐,就是那些还沾着露水朝着她微笑的花朵们!她的眼角肯定洋溢着温柔和倾慕,可嘴唇的弧度却略显羞涩……

 

 

当埃尔文从沉思中醒来的时候,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腿疼毛病今天没有发作。这或许只是个小小的巧合,而如今这与神秘的露西小姐掺在一起,却变得神奇起来。他凝视着窗外的天空,那里正呈一片淡红色,均匀的覆盖在不远处的山峰周围,像是染上了一圈圈轻佻的红晕,就如同喝了点红酒有些微醉的少女的脸庞。他感到自己的心扉被填充上了新的灵感,兴奋的一阵战栗。他觉得应该马上给露西回信,以表示自己最真挚的感谢。

 

然而就在他哼着愉悦的调子翻找着信纸时,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响起来,惹得他的耳膜叮当作响。埃尔文皱了皱眉头,在烦躁着想要教训一顿这个粗鲁人之时,却隐隐听到了米旭诺太太惊恐的声音。


TBC


*出自马塞尔-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评论
热度(5)

© 153 sonne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