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的一口井。

【艾利】Sonne & Ofen


*德语课上的脑洞。


男人总是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早早地坐在教室里。他大约有二十多岁了,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沉默寡言地翻着书,让人有种琢磨不透的意味。艾伦从没与他搭过话,只是知道男人叫做利威尔,貌似是个英国人。


作为高中生的艾伦今天竟比利威尔先生早来了一会。教室里亮着一盏小灯,只有他一个人。也不奇怪,这年头学德语的人本来就不算多,能有个人陪伴算是万幸。少年把厚重的棉袄脱下来,费力地用冻僵了的手从书包里掏出德语书,目光漫无目的地来回打转。他仰着头,不经意间就勾勒出利威尔先生的样子:个子不高身子却意外的挺拔,虽然不常说话却总是蹙着眉头,一副冷淡的样子。没准还有一身臭脾气?不不不,艾伦摇了摇脑袋,利威尔先生的举止优雅极了,衣物也总是一尘不染,应该是一位有着良好教条的绅士吧。想到这里,门外正好传来了嗒嗒的皮靴声。


艾伦像是只受惊的兔子,差点碰翻了身前的水杯。眼前的门被轻轻推开了,他的眼睛正好撞上来者的眸子。


利威尔先生今天也很帅气啊。艾伦忍不住又悄声赞美了一句。


利威尔看向艾伦,稍稍停留了一下算是用眼神打了个招呼,便径直走到旁边的座位上,没有说话。即使是室内又多了一个人的温度,却比之前更安静了。少年垂下眼睛,看到男人黑色的大衣衣角。


或许是气氛太过于沉默,以至于有了几分压抑。利威尔难得地松了松衣领,站起身来准备出去透透气。门被那双细长有力的手指轻轻地合上,艾伦抬起脑袋,不禁诧异。利威尔先生平时并没有关门的习惯。


门外的脚步声只是挪移了几步,并没有走远。艾伦竖起耳朵,听到打火机点火的响声,之后便是长久的寂静。


利威尔先生在走廊里抽烟吗?少年皱了皱眉,却又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他的双眼亮晶晶的,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咪。


不过艾伦也想站起来朝利威尔先生表示他的不满:抽烟什么的.......我马上就要成年了啊。把我当成小鬼看嘛?不过,利威尔先生意外的是一个细心的人啊。


艾伦透过有些脏兮兮的窗户,隐约看到利威尔那身黑色的大衣。他拿着烟,一动不动地看向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然而他的身子却像是嵌在大大的窗上,寂寞地如一幅灰色调的油画。


利威尔先生回来时身上还是有一股淡淡的尼古丁的味道。他烦躁地皱了皱眉,鬼知道为了去掉身上的烟味,他吹了一阵冷风才回来。他瞄了瞄身旁的那个小鬼,发现他的目光还是一如既往地神游着。


啧,还不是因为有个未成年的小鬼。



课堂上他们一起跟着年轻的老师拼读一些简单的单词。两人的声音碰撞在一起,又快速地离开。利威尔的声音低沉,有时会不经意间夹杂着英音,在单词末尾处习惯性地卷舌。


但艾伦觉得还是好听极了。


他们正好读到下一个单词,Sonne。老师解释着:这是太阳的意思。真好,在发出这个音时,他们的舌尖不约而同地卷到了一起。


室内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不过,Ofen(壁炉)也不错。艾伦的眼睛悄悄地眨了眨。


他们需要一个小小的壁炉,把身上的寒风驱散,将刚刚发芽却还未成熟的情感细细烘烤,慢慢地酿出甜蜜的味道。慢慢来,别着急。他们还有许多在一起的时间。


再往后,再久一点。他们或许会有一个温馨的小屋,铺着壁纸的墙壁上安着暖暖的壁炉。冬日的晚上,他们可以喝Kaffee(咖啡),夏季的漫长白昼里,他们可以吃Eis(冰淇淋)。


而现在,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Fin.


评论(1)
热度(15)

© 153 sonnets | Powered by LOFTER